名家賞鴿

名家賞鴿

東港-五常鴿舍
 
南海競翔作育名家——東港 許志淵
    十一月初的東港,雖已過了黑鮪魚的盛產季節,走在街上隱約還能聞到海產店飄來的陣陣料理芳香,頓時幻想嘴巴裡還嚼著黑鮪魚生魚片的香甜滑嫩,配上油魚子再加上櫻花蝦炒飯,這東港三寶的精緻料理人間美味,值得鴿友來到東港時細細品味一番。
    在東港,除了黑鮪魚、櫻花蝦、油魚子等三寶外,堪稱為東港第四寶的,當許志淵莫屬了,近十年來的超強賽績,當地鴿友稱其為“東港伯馬叔”亦實至名歸也,加上雜誌長期的採訪報導,相信國內鴿友先進們對他並不陌生。
    許先生目前從事魚貨運輸,並擁有遠洋漁船,也以宅配方式將黑鮪魚生魚片銷售至全台各地,聲譽有口皆碑!種鴿以凡布利安那近親迴血為主,雜交詹森系,締造亮眼競賽成績,一個篤實勤樸的漁港人,用他的智慧與寶貴的養鴿經歷,寫下台灣鴿界自成體系的一頁珍貴歷史。
    認識許志淵先生當從十年前的1998年談起,這一年東港鎮誕生了超級賽績,撼動台灣鴿界,每年僅辦理春、冬二季競翔的東港東隆支會,竟能同一人——許志淵,在海翔連續春、冬兩季獨一歸返伯馬!這是強豪林立的台灣,1998年發生的大事!早期陸翔時代,因種鴿及管理條件的差異,伯馬或冠軍經常由同一人所得或有聽聞,但轉換海上競翔後,這樣的成績實在——非常罕見!
    東港鎮是台灣最大的遠洋漁港,憑藉雄厚的經濟實力,可想而知,此地強豪雲集,從現今已發展出二個會,每會每季都有九位數以上的積分數便可得知!猶記1998年的年終頒獎大會,出現了尷尬的場面——整年度由一人包辦獨得所有獎項的許志淵,要如何在頒獎表揚大會的當晚搬回所有獎品呢?二十幾台的電冰箱、機車、腳踏車……對養鴿人而言,這是何等的榮耀!相信正在看本文的您也很少見吧!
陸賽時期的許志淵
    如果您覺得沒有早期陸賽時期的優秀種鴿作支撐,只憑運氣與機緣就讓許志淵在1998年連二季獨一歸返伯馬,那可能就錯了!早在陸賽時期,他就已經具備雄厚的實力,當年從事魚貨運輸,經常往返全台各地,也因此結識了各地菁英,比起ㄧ般鴿友更幸運也更早有機會引進優秀的種鴿,並作系統性正確的繁殖,讓他在陸賽時期就有非常亮眼的成績表現!
    然而,人總不是一直都那麼幸運,有一天飛好好的種鴿卻一夕之間被偷光光,連石膏皿中的幼雛也沒放過,一隻都不剩,原因在於他家的超級紅西翁鴿,成績實在太強了!當時屏東縣境幾乎無人不曉,卻也因為這樣,才會引起小偷的覬覦,所以現在許先生總會勸人,務必多利用新科技的發明,將鴿舍保全系統作好,畢竟被竊的不只是金錢財物上的損失,精神上的打擊尤為嚴重,畢生的心血付諸流水!
    因為紅西翁被竊,只好再引進新種系,一次的因緣巧合下與兄長一同引進了一羽1973年的凡布利安那——閃電號直子,危機變成轉機,這羽超級雄鴿,後來成了許志淵海翔極重要的血脈。
    故事當從『牠』說起,但這羽了不起的種雄“閃電公”,在一次家庭經濟考量下被賣掉了,包含發揮入賞的後代在內,全數被識貨的鴿界前輩買走,其中也包括了“閃電公”的一羽出名直子378號公鴿(本身參賽好幾季,共奪得13次冠軍)。“閃電公”的作育價值從378號公鴿開始顯現,然而隨著全系家族的“整廠輸出”,卻也幾乎斷了根!
   “閃電公”整系家族被買走後,僅存的一羽直女尚在外地參賽,連同牠的二羽兒子,母子三羽參加同一季比賽(當時老鴿可以重複參賽),當季五關結束殘存九羽,母子三羽分別獲得綜合一、二、七名,這僅存的“閃電公”子裔被保存下來,才得以延續今日許志淵王朝的香火,許志淵自珍視之!並配入香妃、列爾巴等系,下代再近親回交母子三羽,誕生了′81年的伯馬母鴿,嗣後′83公、′87母、′88伯馬母、′91伯馬母、′94公、′95公……,獎也獎不完。自1998年起,這些“閃電公”凡布利安那的近親後代,就像春天的花朵般處處綻放!更在後來融入了詹森小火箭的後代,使許志淵伯馬家族於焉成形。
    在此,必須先談及前述這羽′91伯馬母鴿,她是′83公配′88伯馬母所生,′91伯馬母的賽績紅遍各地,陸賽正夯的年代,她以四關單關冠軍,第五關獨一歸返的超優秀成績擊敗群雄,也奠定了牠在許氏王朝的崇高地位。她的直子95-26747灰白羽♂(大魔鬼)配96-04904紅色西翁♀作出00-290833灰♀(魔女號)——2000年冬季內埔龍昇分會海上四關綜合八位,全會5123羽,殘存11羽——贏得八位數大賞,(另一羽入賞鴿00-518288灰♀也榮獲四關綜合十位)這羽833灰♀的下代更是出奇的厲害,新記錄到目前為止仍一直在誕生。
    接著再看許志淵血統表的敘述:′91伯馬母的另一羽直子94-08825灰白羽♂(黃金種公)作出
′95年陸賽綜合冠軍和殿軍,這羽冠軍鴿95-325068同時也是全縣13000多羽的總冠軍。事隔二年,94-08825再作出97-222339灰白羽♀——1998年春季東港東隆支會海上五關綜合冠軍亦是獨一歸返伯馬!這三羽超級入賞鴿的母親正是詹森小火箭的下代“億萬鑽石母”DV04421-93-610斑白羽♀。
    同年,98-181447灰♀——1998年冬季東港東隆支會海上四關綜合冠軍亦是獨一歸返伯馬為94-151291灰點♂“超級種公”(與91伯馬母同父母)配96-04904紅色西翁♀所作出。
   “閃電公”後代的高入賞率,從當今許志淵“五常”伯馬家族的優異成績就可一覽無遺!(請參閱血統表,雖無法將全部入賞鴿列入,亦已蔚為可觀)
詹森鴿的加入,魔鬼號的誕生
 凡布利安那是世界知名長程鴿系,以堅韌耐戰聞名。剛進入海翔初期,許志淵曾經被該系的速度困惑,出賽的選手速度上明顯比其他種系慢了許多,除了遇上惡劣天候有機會歸返外,好天氣通常只有看人領賞的份,「其他入賞鴿當中,就沒有凡布利安那的系統嗎?」他總是這樣問自己:「為什麼別人的會快,而自己的總快不起來呢?」反覆思索下,這才使他想起了太過於近親繁殖的結果,從源頭的母子三羽入賞開始,近八代以來都在近親狀態下作出,穩定了歸返特性,卻也因此減緩了速度,不知不覺中原先的快速特性消失了,機警的他立即湧現了這個念頭:導入速度性較好的詹森鴿系。
 首選以詹森“9297”小火箭配紅狐的下代著手,1993年底買回DV04421-93-1356斑白羽♂(億萬鑽石公)和DV04421-93-610斑白羽♀(億萬鑽石母)這兩羽同抱蛋的德國詹森鴿,果然不負期望,DV-1356斑白羽♂配上凡布利安那系在友人手上飛出了二羽綜合冠軍和數羽上位入賞;DV-610斑白羽♀更是了得,配上凡布利安那94-08825灰白羽♂(黃金種公),生出′95年陸賽綜合冠軍和綜合殿軍,這羽綜合冠軍95-325068斑白羽♂亦同時榮獲全縣13000多羽的總冠軍!(五關中有三關單關冠軍,一次單關九位,一次單關四位)同一組合,事隔兩年,1998年的春季再誕生97-222339灰白羽♀,1998年春季東港東隆支會海上五關綜合冠軍亦是獨一歸返伯馬!
 融入詹森系後,速度明顯提升,歸返率也變得更好了,許志淵心裡明白:雜交優勢開始產生!
便一口氣自歐洲進口近六十羽詹森鴿,幾乎同血緣鴿都想辦法一網打盡,但事後成績證實,事情並沒有想像中美好,六十羽詹森鴿僅留下四羽(包含原先的DV-1356♂和DV-610♀),其餘全部汰殺!您可以想像一口氣宰掉五十羽進口源鴿的狠勁嗎?然而,保存下來的DV-1356♂和DV-610♀,卻是建構許志淵王朝的重要骨幹!
    因為這二羽同抱蛋的兄妹鴿互配,誕生了偉大的種公“魔鬼號”01-781000灰白羽♂。這美好的開端,竟是種源導入後的第八年了!「如果我有那麼聰明,怎會等上八年呢?」許志淵說道:「如果我有一些“大師級”鴿友那般飛天鑽地的能耐,買回來第一年我就將這對兄妹配在一起了,何以等上八年?」一切都是運氣和機緣罷,不要想太多,也不能想太多。
    他常舉例:慕利門的黃金配對是在牛欄裡自由戀愛配到的,無意間打下慕利門的一片江山!這種例子不勝枚舉,引種開始時,必須導入好的種源,這是絕對重要的!有好的種源才會有希望和期待,否則經常是白忙一場,徒勞無功。如果相同的八年時間給您,您會選擇怎麼開始?
 
 
先找好鴿種,再談養法
    有好的種鴿再加上好的養法,要產生好成績,這是順理成章之事,但時下一些鴿友當成績不理想時,問題出在哪個環節?經常摸不著頭緒,到底是種系不好或養工出了問題?檢討不出所以然來,許志淵提出他的看法,認為當種系與養法無法同時要求完美時,當先檢討鴿種,如果這系統在其他人手上都能飛出好成績,但在自己手裡飛的不理想,就可能有兩個面向要考慮,一、養法不正確,這會造成全舍成績都不理想,二、該種系不適合自己的“手路”,同一棚選手中有的成績好有的成績差。通常,出現第一個問題,以養法不正確者居多。
    如果導入的種系沒有問題,要檢討養法較容易找到方向,如果以“笨鳥”當種源,當成績不理想時,想檢討都摸不著頭腦!怎麼輸的都不知道。
“觀念”很重要
    許志淵經常勸人珍惜手上的種鴿,不要輕易放棄,要讓牠多飛多試,一般鴿友較沒耐心,只要飛個一季成績不理想,就可能株連三代,其實很多種鴿被殺的很無辜也很可惜,其中有很多是人沒有養對方法,亦即人的差錯比鴿子還大,人也更應該檢討,而被殺的卻是鴿子,有很多鑽石尚未被發掘出來就丟棄了!
    台南是海翔的發源地,當年高屏一帶鴿友還正熱衷陸賽時,許志淵就利用運輸漁貨之便,大量作出選手送到台南參加海上比賽,藉以測試手上的種鴿,找出能經得起惡海搏命的系統,剛開始也有鴿種不適應的疑惑,後來試飛的次數多了,分析出耐受性高的種系及養法,才能奠定日後伯馬家族的雄厚基礎,當屏東開始施放海翔後,許志淵終於異軍突起,攻城掠地!
    他認為養鴿從引種、作育、飼養、訓放、比賽、育種……到延續品系,一切都與“觀念”有關,觀念必須正確,它也是養鴿這個行業的精髓,這兩個字弄懂了鴿子才好養,偏偏這又是最難解釋的地方,總之,他認為慎重引入品種,當引入後就要多次嘗試,多作出比賽,如果飛一季不理想就要汰殺,那他手上的種鴿恐怕早就殺光了。
是雜交優勢不是亂交優勢
    可能是外來語翻譯並不很貼切的關係,許先生不太喜歡用“雜交”二字,他說這容易讓人誤解成龐雜的系統再交配龐雜的系統,這是不理想的配法。理想說法應是用二或三個純化系統對交,以免基因雜化,雜化的基因庫很難祛除壞品質因子,壞因子卻又容易拖垮整個血系,造成優質遺傳的不穩定,這也是他一直在作極近親回交的原因。
    說是機緣,倒不如說是“觀念”的問題。如果沒有好鴿,無論近親或雜交都不容易產生優勢,往往只會變成亂交一場而已,“血系純化”的意思是指在一個固定系統上作重複交配、鞏固優勢的動作,透過競賽留下優質的種源(強調不是用看的),不同於所謂的“純種鴿”概念,他說:「沒有跟雞、鴨、鵝或其他鳥類交配所生的鴿子,應該都可以視為純種鴿!」
    選種當是養鴿重要性的第一順位,血系純化後,還能入賞的選手才是上上之選,這些鴿子在體型上或許有不甚滿意之處,但作育的價值經常贏過那些看起來英俊俏麗的抽種鴿!
淘汰不耐近親的鴿子
    淘汰不耐近親的鴿子,是筆者採訪多年,許多鴿界強豪共通的概念!很多種鴿別說極近親多代回交,即便是堂兄妹、表兄妹交配也會產生劣質表現,像這樣的品系老早就在許志淵的種鴿群中剔除殆盡了!1973年“閃電公”的下代,至今還在近親回交;即連詹森DV-1356配DV-610的下代(同抱兄妹配),現今都還在近親交配,而且持續入賞!且看以下07-469555的血統書:
※ 2007年夏季高雄中正聯合會五關綜合三位,12015羽,殘284羽
 
    看!這羽07-469555灰♂入賞鴿夠近親了吧!要在世界超級一流的大會——高雄市中正聯合會,萬餘強將中擠入五關綜合第三名,談何容易啊!但許志淵依然手到擒來!如果沒有超強種鴿實力作為後盾,恐怕很難辦到吧!
    萬里飛行的候鳥,經常也會出現近親劣質化的問題,不能承受近親衝擊的種系,在他手上幾乎沒有存留的餘地,候鳥也會在大自然界中去蕪存菁,且記住!淘汰掉不耐近親的鴿子。 
大膽嘗試不要太拘泥
    許志淵的配法,算得上大膽而前衛,他一直強調,賽鴿這種事情,就是因為沒有絕對,才會越玩越大!一方興起的理論,很快地,又會被另一方推翻掉,換句話說,一個強豪的竄起,很快地,又會有另一個強豪取而代之。除了努力做對每一件事情外,配對時要大膽嘗試,不能太拘泥於一些似是而非的觀念,即使是尋覓種源也一樣,確定採納的系統後,就要大膽作出,無論近親或雜交都要儘量讓牠去參賽,從鴿籠中分出好壞,理出較高入賞率的脈絡,再根據入賞率來確定何種配法才是最適合自己的鴿系,如此成功機率才會提高,光是聽別人說如何配?往往並不適合自己的鴿系,跟著那樣做想奢望成功,機率當然不高!二十幾年的成績證實了許志淵的作法沒有錯誤,相較於國內一些養鴿大戶而言,他算是“精簡”作出,但入賞率卻是極高,當然報酬率也很豐厚!
許志淵“五常”鴿舍
    文後,許先生特別囑咐,感謝時代記者郭志強不辭百里從台東趕來採訪,小郭對“五常”二字的命名極感興趣,問及二字的由來,許志淵解釋道:五常就是常冠軍、常伯馬、常贏錢、常檢討,常進步的意思,以這五個“經常”當成自己的期許與目標,是啊!如能擁有這五常,一切都會變得更美好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採  訪:郭志強、林倉田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、圖:林倉田  寫於2008年11月